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OYO食色空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   

2016-03-16 09:04:00|  分类: yoyo北极虾海捕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 

在纽芬兰的港口,三千多吨的远洋破冰捕捞船,显得庞大而威武。一旦船只驶入大西洋,在澎湃浩瀚的大海上,天高海阔,风浪万千,气候变幻无常,一切都开始变得渺小如微尘。以前看电影完美风暴、白鲸和海洋之歌时,只是远远在看别人的历险和传说。这一次真的到自己跟随北极虾捕捞船出海,身临其境之后,才体会到自然之力的强大震撼,以及风云骤变,转瞬而至的黎明落日,风平浪静的珍贵和美好……


纽芬兰周围的大西洋海域,被加拿大海洋渔业部划分成六大渔区,每个区域可以捕捞两个月,这样一年下来,六个捕捞区循环作业,最大限度的保证了北极虾资源的可持续发展。每艘渔船配备两个工作团队,每个捕捞期,每个团队大概有30左右的人在船上工作。我们所作业的这个海域,下一个团队上船的时候,就会转移到其它捕捞区,相当于每个捕捞区的北极虾,在一年之中,有10个月是停止捕捞、自由生长的状态。

 

在Ocean Prawns海洋大虾号上度过的八天,每当遇到好天气,海面平滑如镜,渔民们协力工作,一网可以收获多达十几吨的北极虾。辛勤工作,满载期待,可以更早驶向最终的停泊港,就像渔民自己说的:“回家时,最欢乐”!行程中,我们还遇到了如体育场般大小,诺大的方形冰山,它从遥远的北极冰盖脱落后,一路消融,一路南下漂移,大概用一年左右的时间,才能到达纽芬兰和拉布拉多附近的海域,可以想象它最初是多么的宏伟。

 

当然,在海洋深处,什么天气都可能遇到。有一天,我们遭遇了时速51knots海里的飓风,1knot等于1.852km,51knots相当于每小时94公里的时速。根据航海风力等级划分:风速1~3海里是Light Air or Force One软风或一级风;风速4~6 海里是Light Breeze or Force Two轻风或二级风;风速7~10海里是Gentle Breeze or Force Three微风或三级风;风速11~16海里是Moderate Breeze or Force Four和风或四级风;风速17~21海里是Fresh Breeze or Force Five清劲风或五级风;风速22~27海里是Strong Breeze or Force Six强风或六级风;风速28~33海里是Near Gale or Force Seven疾风或七级风;风速34~40海里是Gale or Force Eight大风或八级风;风速41~47海里是Strong Gale or Force Nine烈风或九级风;风速48~55海里是Storm or Force Ten狂风或十级风。

 

简单的说,当海风时速大于48knots,也就是十级风时,一个最直接的结果,就是会带来了29~41呎、10米多高的巨浪。所以那天,海浪呈现泰山压顶之势,毯状白色泡沫大量涌现,巨浪苍白澎湃,海面波涛翻涌,船只在飓风里,剧烈横摇和强烈震栗。3层楼高的海浪以覆盖一切的气势由远及近,奔腾摇曳地覆盖过船头,重重摔打在甲板上,激起滔天的碎沫。我们的渔船停止了所有的捕捞作业,船长的航海日志上,盖上了一个红色的大戳:Jogging。 

 

海风除了会让捕捞的计划被延滞,还会对渔网和渔船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。在那次风浪来临之初,当北极虾拖网上船时,巨浪冲开了原本收紧的船尾闸门,海浪强大的力量拽断了连接铁门的链条。船尾闸门的作用,是当渔船拖网时,闸门向船尾的两侧展开,这样使渔网入水的面积增大,而当收网时闸门合拢,可以让渔网的网口被收紧。当天夜里,二副Corey带领渔民,对风浪造成破损的渔网,进行了连夜的修补。另一组渔民,也对船尾受损的闸门进行了抢修,焊枪的火花,明亮而温暖,照亮了北大西洋漆黑的夜空。渔民的身影好像Song of the Sea海洋之歌里永不放弃的Ben,只不过从浮世绘和工笔水墨中走进现实,唤起心中所有歌咏勤劳无畏的美好。

 

还记得那天深夜,那场席卷整个纽芬兰和拉布拉多北部海域的风暴,十二米高的巨浪拍打着船舷,平时不晕船的我,感觉到了强烈颠簸给胃造成的不舒适感。我抓着船上的楼梯扶手来到顶层的驾驶室,当天正好是船长保罗值班。通过在船上几天的生活,我已经能看懂一些航海的仪表和数据,Ocean Prawns的行驶区域,被粉红色的风暴云团笼罩着,红色越深风速越大,黄色部分是风暴影响稍弱的区域,绿色部分是最安全的,而在粉红云团左侧红色的船只标记,就是我所在的海洋大虾号。同时,仪表盘右侧的海上实时风速显示,那一刻风力是48-51knots。

 

船长保罗看上去,还是那么淡定,察觉不到紧张和不安。闲聊了一会儿,也没从保罗口中得到我期待的那句:“不用担心,一切都会过去。”于是最后我忍不住问:“你还记得,曾经遇到过的最大的海风吗?”保罗想了想答道:“嗯,记得,比现在的速度要快得多”他瞅了眼风速仪表盘,停顿一下,接着说:“大概是90knots”。听到船长的这句,对于那个时刻的我,大概相当于得到一粒药效双倍的定心丸,于是下楼回到船舱的卧室,在摧枯拉朽般的剧烈摇晃中,用最快的速度进入了睡眠。  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 

当风浪来临前,有经验的船长,会把船只驶进一片浮冰区,因为冰的重量会在一定程度抑制海浪的翻滚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在风浪中指挥收网的船长保罗。


“nobody is perfect-except the Captain”没有谁是完美的,除了船长。这个金灿灿的铜牌,是船长Poul的妻子Britta送给他的生日礼物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风暴来临前,海浪波涛翻涌,渔民们协力收网上船。


我们在大西洋上转船时,从Atlantic Enterprise换乘到Ocean Prawns,Martin说老宋和我是Daredevil,其实渔民们才是最勇敢的人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终于渔网出现在水面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强大的海浪拽断了连接铁闸门的链条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渔民们对受损的闸门,连夜进行焊接和抢修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焊枪的火花,明亮而温暖,照亮了漆黑的夜空。渔民的身影好像Song of the Sea海洋之歌里永不放弃的Ben,只不过从浮世绘、工笔水墨中走进现实,唤起心中所有的美好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 

二副Corey带领渔民修补渔网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找到破损的部位,用新的绳索重新加固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认真工作时的专注。Corey Brett是地道的纽芬兰渔民,家乡在位于St. Anthony和Harbour Grace之间的一个小岛上Foto island。和大部分渔民不同的是,勤劳能干的Corey即便休假时回到家乡,也依然每天工作,是个满身正能量的渔民超人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当风暴过去,生活又恢复了常态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修补好的渔网,打捞回北极虾,又被完美收起。


满满跳跃着的收获,是对辛勤付出最好的报答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因为在同一个捕捞区,我们在Ocean Prawns号上,常常能看见前几天生活过的Atlantic Enterprise号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驶离了风暴区,黎明来临前,海上又能看到的奇观,一边是如镜的明月,一边是旭日初升的朝霞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保罗说:“拿稳相机,再有三秒太阳就会跳出海面。”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果然,瞬间,就迎来太阳初升的壮美。


同一片海,不同时刻,不同的景色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朝霞里,离我们很近的另一艘渔船Saputi号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还有在任何天气里都给大家提供美食的厨师们:Renato,Ron和Keith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黄昏时分,大西洋上安静如画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落日的余晖,慷慨倾泻在海面上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又能看到和我们朝昔相伴的Atlantic Enterprise大西洋企业号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依稀可以嗅到湿咸的海风,橙色云霞厚重磅礴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 
好天气时,微笑又回到了渔民的脸上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航行了十几天,终于到了返航的时刻,我们请大家在帽子上留念签名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还有些人一直在工作,没有留下名字。但你们的笑容,一样被记录在心里。


返航的那天,天气异常的好。


前几天结成的冰柱,也开始消融。


船长保罗让厨师Renato喊我去楼上,我们船舷右侧的远方,出现了诺大的冰山。

 

船长说,这座冰山大概有200米长、200米宽,相当于一座体育场的大小。为了让我们看的更清楚,船长把航向稍微做了调整,眼前的景色也更加壮观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冰山从遥远的北极冰盖脱落,一路南下漂移,大概用一年左右的时间,才到达纽芬兰附近的海域。


再次看到大陆,说不出来的亲切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Ocean Prawns从2015年11月18日出发,终于在两个月后的2016年1月25日,停靠到了纽芬兰的Harbour Grace港。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虽然最后,我们距离下半程目标750吨还有一点距离,但加上第一个月的734吨,终于以1410吨的好成绩,圆满结束了冬季北极虾第一个捕捞期的作业。和满载着收获喜悦的渔民匆匆告别,我们从Harbour Grace港驱车驶向St. Johns. 。

 

经历过风暴和冰雪,行程惊险而刺激,

双脚踏上土地的感觉,那叫一个踏实。

让我们珍惜相聚,让我们尊重分离…

  

更多游记未完待续…… 

 

YOYO的环球美食之旅(点击浏览

【北大西洋海捕记】海洋深处 - YOYO食色空间 - YOYO食色空间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